主页 > 财经 > 产经 > 正文
日历查看

凯迪生态致命蜕变:逾期债162亿、负债309亿 难出泥潭

2019-08-02 17:58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文章摘要:生物质发电第一股致命蜕变:逾期债务162亿、负债309亿元,凯迪生态难出泥潭 资本市场变幻莫测,昨日登顶辉煌,今日跌下神坛。这样的戏码在资本市场时常上演。 1999年就上市的凯迪生态是一家老牌上市公司,发展过程中不断转型。基于对生物质发电的看好,凯迪

  “生物质发电第一股”致命蜕变:逾期债务162亿、负债309亿元,凯迪生态难出泥潭

  资本市场变幻莫测,昨日登顶辉煌,今日跌下神坛。这样的戏码在资本市场时常上演。

  1999年就上市的凯迪生态是一家老牌上市公司,发展过程中不断转型。基于对生物质发电的看好,凯迪生态开启了第三次转型,其曾一度享有“生物质发电第一股”的光环。然而,未曾预料的是,这次转型将凯迪生态最终推向了深渊。

  7月31日,*ST凯迪披露,目前逾期债务161.66亿元,而最近一起经审计的公司净资产你为19.14亿元,逾期债务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达到了844.54%。一季度末负债高达309.2亿。

  不仅巨额负债压身,更是深陷诉讼泥沼。截至7月31日,*ST凯迪及控股子公司所涉诉讼、仲裁案件合计1929件。其中融资纠纷案件共计104件,劳动争议纠纷案件353起,燃料买卖案件1218起等。

  但*ST凯迪的危机不止于此。5月13日,凯迪生态已暂停上市。净利润持续亏损、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自救无效之下,*ST凯迪开始寻求司法重整。而更大风险来自退市。

  从“生物质发电第一股”到如今深处绝境,究竟是何将*ST凯迪一步步推向深渊?根据记者了解,高息举债、盲目扩张、关联关系违规占款将凯迪生态一步步推入陌路。

  危机四伏

  2016年,凯迪生态看起来似乎一切还正常。当年,凯迪生态实现营业收入50.01亿元,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3.34亿元。

  进入2017年,凯迪生态有着做大做强主业的雄心壮志。但却未曾预料,2017年成为了开启下滑之路的转折年。或许更准确的说法是,2017年,凯迪生物隐藏的风险开始暴露。

  2017年,在营收同比出现增加的情况下,净利润竟然出现大幅亏损。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由2016年的3.34亿元大幅下滑至-23.81亿元。

  资金链紧张亦已显现。

  2017年,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达到了-32.93亿元,上一年是78.24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为-50.29亿元,上一年为58.70亿元。凯迪生态用于补流的募集资金11.31亿元未按还款计划归还。

  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对*ST凯迪2017年审计报告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对2017年内控报告出具了否定意见。

  2018年,情况并未好转,而是继续恶化。

  2018年,*ST凯迪亏损进一步扩大,当年净利润亏损达到了48.10亿元。当年到期的有息债务本息147.53亿元,期后发生了多起债务违约风险。因流动性危机,大部分电厂停机待料,出现了拖欠工资以及违规使用募集资金情形。

  这一年,ST凯迪更换了会计师事务所,但也难逃被出具非标意见。因对多个事项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对2018年年报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因连续两个会计年度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根据深交所规则,*ST凯迪于今年5月13日已暂停上市。

  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上半年*ST凯迪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为-95000万元至-105000万元。

  不仅巨额负债压身、自身造血能力不强,*ST凯迪还深陷大量诉讼以及不断被立案调查的泥潭。

  截至7月31日,*ST凯迪及控股子公司所涉诉讼、仲裁案件合计1929件。其中融资纠纷案件共计104件,买卖、建设工程施工、运输等合同纠纷类案件共计254起,劳动争议纠纷案件353起,燃料买卖案件1218起。

  截至7月30日,ST凯迪共有28个银行账户被冻结,申请冻结金额92.86亿元,被冻结账户余额为1392.34万元。公司旗下共有53家子公司的149个银行账户被冻结,申请冻结金额32.79亿元,被冻结账户余额为4253.14万元。

  另一方面罚单不断,且多次被立案调查。今年4月30日,*ST凯迪收到了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去年5月7日,*ST凯迪因公司相关行为涉嫌信息披露违规,已经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走向深渊

  作为老牌的上市公司,*ST凯迪也经历了数次转型。第三次转型中,*ST凯迪看准了国家加大对生物质能源产业的政策扶持的风口,开始勇猛直上。但未曾料到的是,这次转型将*ST凯迪逐渐推向深渊。

  根据记者了解,高息举债、盲目扩张、关联方大量违规占款或将*ST凯迪一步步推向绝境。2018年,*ST凯迪债务违约开始大面积爆发。截至目前,逾期债务已经达到了161.66亿元。

  根据记者统计,贷款方为租赁公司的有29家,合计逾期金额177.37亿元。30家贷款方为信托公司,合计逾期65.31亿元。固贷、流贷机构32家,逾期总额18.38亿元。此外,还包括银承、ABS、商票、产业基金、保理、股权质押等多种方式大举借款。

  凯迪生态竭尽所能募集资金,而这些全部都是高息贷款。2018年10月,公司董事长陈义龙曾表示,公司借债中银行负债仅占20%,大部分都是高息负债,每年利息高达20亿元。

  但是*ST凯迪并没有偿还债务能力,因为盲目的疯狂扩张并没有带来预期收益。曾几何时,*ST凯迪何等风光,成立产业基金、设立多家子公司,尤其与中国华融关系尤好。

  2016年12月5日,凯迪生态、中国华融旗下子公司联手成立了华凯基金管理公司,成立华融凯迪生态农林项目并购基金;授让中国民生投资香港上市公司,力图打造国际化绿色金融控股平台;与中国华电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主业方面,更是大力积极扩张,但无奈大多以烂尾告终。2017年,*ST凯迪计提资产减值达到了20.30亿元。*ST凯迪扩张究竟有多疯狂?它可以同时有30家生物质在建项目,而一般的企业平均一年才1家。当然,最后因各种原因30家生物质在建项目全部失败,并为此进行了100%计提减值准备。

  对于*ST凯迪的没落,一个绕不过的话题就是资金的巨额违规占用。关联公司的资金往来、控股股东的违规占款,*ST凯迪笔笔糊涂账。

  根据披露,2018年大股东及附属企业、ST凯迪子公司在内的关联方资金占用总额达到了174.42亿元。2014年至2016年间,这一数字累计值曾接近400亿元。

  尽管董事长陈义龙极力否认大股东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但据此前报道,陈义龙曾通过仲裁、违规协议等手段调账销账,直接导致上市公司放弃了数十亿元的关联方债权,最终导致大股东占用升级为侵占。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12月13日,*ST凯迪公告,公司董事总裁陈义龙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武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关联方不仅大量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且部分交易并未及时披露。证监会的立案调查通知书显示,*ST凯迪相关行为涉嫌信息披露违规因此决定对其立案调查。

  人事动荡

  *ST凯迪还面临着频繁的高管变动。

  从2017年开始,一个个高管走马观花。他们或许都曾试图将*ST凯迪拉出泥潭,但最终无奈离去。

  2016年12月13日,*ST凯迪原总裁陈义龙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随后,*ST凯迪解除了陈义龙总裁职务、董事及董事会投资委员会成员的职务。副总裁张海涛临危受命,接替总裁职务。

  2017年3月22日,原董秘张鸿健辞去董秘职务,由孙燕萍接任。但仅一年之后,孙燕萍就辞去董秘一职。

  2018年更是*ST凯迪人事最为动荡的一年。根据记者统计,仅2018年,就由逾10名高管先后离职。

  董事长率先离任。2018年6月10日,李林芝辞去董事长一职,且一并辞去董事、董事会下设投资决策委员会主任、战略发展与规划委员会主任等一切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及子公司的任何职务,彻底与ST凯迪进行分割。7月4日,唐宏明被选举为*ST凯迪董事长并代行董秘职责。

  2018年7月10日,董事会免去张海涛担任的总裁与财务总监职务,同意江海先生担任总裁。但仅仅两周,新任总裁江海就递交了书面辞职申请,辞职后且不再担任公司其他职务。随后31日,任职尚未满月的董事长唐宏明亦递交了辞职申请。

  2018年,职工代表监事李张应、监事胡学栋、董秘高旸、独立董事谢科范、独立董事厉培明、证券事物代表王玉雄、董事徐尹均一并离职。

  2019年离职仍在继续。监事会主席罗廷元、独立董事须峰、董事覃西文均先后递交辞职申请。

  “高管离职有很多原因,比如与大股东经营理念不合、套现离职等。但是*ST凯迪这种完全是弃船求生,应该是单纯不看好未来。”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梦直言道。

  内忧外患的*ST凯迪经历着剧烈的人事动荡。不过,被看作“灵魂人物”的陈义龙开始回归。

  2016年底,陈义龙被刑事拘留,职务一并解除。2018年,陈义龙回归。当年7月10日,董事会同意增选陈义龙为董事候选人。从8月10日开始,陈义龙身兼董事长、总裁、董秘三职。

  陈义龙对*ST 凯迪的作用有多大,或许从这句话中可以窥其一二。“控股股东阳光凯迪董事长陈义龙未在上市公司担任职务,但存在公司重要决策由其控制的情形。”2018年6月底,在湖北证监局下发的行政监管决定书中如此显示。

  何去何从?

  如今,*ST凯迪在陈义龙的带领下正在寻求出路。

  今年5月13日开始,*ST凯迪已暂停上市。记者了解到,ST凯迪目前一方面积极寻求司法重整及战略投资人,另一方面也在努力争取恢复上市。

  5月28日,*ST凯迪与长城国瑞签订《推荐恢复上市、委托股票转让协议书》由长城国瑞担任公司的恢复上市推荐人。若公司股票被深圳证券交易所终止上市,则由长城国瑞为公司提供股票转让服务。

  另一方面,*ST凯迪表示,正积极推进司法重整工作,解决债务危机问题。同时,将继续推进非主营业务低效资产的剥离,降低成本及费用。此外,通过积极建立与金融机构、燃料客户的对话协商机制,签订账户资金监管协议、落实经营目标责任制方式来开展生产自救与恢复工作。

  *ST凯迪总裁陈义龙表示,2019年的主要工作一是加快重组工作,化解债务风险;二是推动生产逐步全面恢复,实现经营自救。

  实际上,从2018年5月债务危机爆发以来,*ST凯迪就开始了“瘦身自救”计划,提出了“以资产重组为基础,以债务重组为关键,以股权重组为根本”的三大重组思路,但最终并未自救成功。司法重整成了最后选择。

  上海众华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甘国龙向记者解释,“在司法重整过程中,除了法院以外,企业所在地的政府可以发挥重要的主导作用,协助企业管理人开展协调、维稳等工作,也可以派人参与处理重整筹备及重整申请的具体工作,协调人民法院指定的管理人开展企业的重整工作。”

  事实在,在司法重整过程中,政府具有重要的主导作用,但是政府也会有多重考虑。

  “比如企业是否有盘活的可能性,是否有可行的方案。其实政府只是起到更好的协调作用,关键是企业要拿出切实可行的方案,是否有白衣骑士向企业伸出援手,各方是否达成一致。”一位业内人士指出。

  *ST凯迪一直强调在积极推进司法重整工作,但从目前来看,进程有些缓慢。此前*ST凯迪就表示,将在今年6月份进入司法重整程序,7月份整体主业恢复生产。这个目标并未实现。

  “*ST凯迪只是在强调积极推若2019年年报无法消除暂停上市的有关问题并达到恢复上市的条件,暂停上市的企业将被要求退市。

  陷入泥潭的*ST 凯迪未来将何去何从呢?

责任编辑:小龙
文章关键词:  凯迪生态  *ST凯迪
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经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华经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过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注明“来源:“http://www.huaxunnsw.com"华经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注明“来源:非“华经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为读者传递信息并非为了营利,也不代表华经网http://www.huaxunnsw.com的观点,只代表个人观点或其他网站的观点,对其是否真实性一律不负责,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联系客服给予处理。

    更多相关搜索:

    华经网推荐搜索:

    • 匿名
    •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华经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友情链接TAG标签RSS订阅
    关于公司-网站简介-商务合作-人才招聘-使用协议-稿件投递-联系方法-网站地图
    华经网版权所有
    ©2009-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