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 > 股票 > 正文
日历查看

重庆农商行闯关A股:年内不良率三级跳 逾期贷款59亿

2018-11-08 17:15来源:中国经济网
文章摘要:中国经济网编者按:首家H股上市内地农商行重庆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重庆农商银行)回归A股有了新进展。10月12日,重庆农商银行更新了A股上市招股书。根据更新后的招股书,该行拟登陆上交所发行13.57亿股,拟发行股份占发行后总股本的11.95%,上市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首家H股上市内地农商行——重庆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重庆农商银行”)回归A股有了新进展。10月12日,重庆农商银行更新了A股上市招股书。根据更新后的招股书,该行拟登陆上交所发行13.57亿股,拟发行股份占发行后总股本的11.95%,上市保荐机构为中金公司。该行本次发行的募集资金在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的净额将全部用于补充资本金。 

  重庆农商银行的前身为重庆市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及重庆市辖区内39个区县行社。后通过改制重组,该行于2008年6月27日正式设立,于2008年6月29日正式挂牌开业,成为继上海、北京之后全国第三家省级农村商业银行。 

  2010年12月16日,重庆农商银行(03618.HK)在香港H股主板上市,成为全国首家上市农商行、西部首家上市银行。H股上市首日,重庆农商银行开盘价为5.45港元,盘中股价最低达5.06港元,收盘报5.20港元,跌幅0.95%。该行发行价为5.25港元,在上市首日便遭遇破发。截至2011年1月12日,该行实际筹得募集资金净额折合人民币100.06亿元。该行在香港上市后的股价表现平平,统计显示,重庆农商银行上市至今的7年多时间里,半数时间都处于破发状态。昨日收盘,重庆农商银行报收4.50港元,涨幅0.671%。 

  截至2018年6月30日,重庆农商银行下辖5家分行、37家一级支行,共1777个营业机构,并发起设立1家金融租赁公司、12家村镇银行,服务网络覆盖重庆全部行政区县。以截至2017年12月末资产规模和2017年净利润计,该行均为全国最大的农村商业银行。 

  2014年末、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6月末,重庆农商银行总资产分别为6184.49亿元、7163.65亿元、8027.18亿元、9053.38亿元、9081.97亿元;总负债5760.41亿元、6685.17亿元、7489.68亿元、8405.32亿元、8407.96亿元。 

  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1-6月,重庆农商银行营业收入分别为197.10亿元、217.75亿元、217.05亿元、239.88亿元、132.64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68.28亿元、72.23亿元、79.45亿元、89.36亿元、48.36亿元。 

  2015–2017里,重庆农商银行不良贷款率保持在0.98%左右的水平,但是到了今年,该行不良贷款率呈现“三级跳”。今年一季度末、上半年末、三季度末,该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18%、1.23%、1.34%。 

  招股书显示,2014年末、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6月末,重庆农商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18.87亿元、26.29亿万、28.73亿元、33.01亿元、44.64亿元;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78%、0.98%、0.96%、0.98%、1.23%;逾期贷款分别为30.20亿元、49.01亿元、45.92亿元、50.03亿元、59.22亿元。 

  证监会的反馈意见中对该行的不良贷款情况提出多个问题,要求披露2015年个人贷款不良贷款率大幅上升的原因及合理性;披露不良贷款率变动较大的行业企业变动较大的原因;披露设立以来的不良贷款处置情况;披露报告期各期末不良贷款额低于逾期贷款额的原因,披露逾期贷款未划分为不良贷款的依据,并披露报告期内对不良贷款的划分标准是否一致。 

  2014年末、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6月末,重庆农商银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45%、12.09%、12.70%、13.03%、13.21%;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12%、9.89%、9.86%、10.40%、10.6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12%、9.88%、9.85%、10.39%、10.60%;拨备覆盖率分别为459.79%、420.03%、428.37%、431.24%、339.28%。  

  招股书显示, 2014年1月1日至2018年9月21日,重庆农商银行因违反国内监管规定而被国内监管部门处罚共计24宗,合计处罚金额531.8万元。 

  截至2018年9月21日,重庆农商银行及分支机构、控股子公司作为原告且单笔争议标的金额在1000万元以上的尚未终结的重大诉讼共计89件,且该行或分支机构、控股子公司在该等诉讼中均为原告,涉诉金额合计为17.4亿元。该等案件主要为借款纠纷。 

  重庆农商银行最新披露的2018年三季报业绩显示,前三季度,该行实现营业收入197.46亿元、;实现净利润74.10亿元,同比增长6%。截至9月末,该行不良贷款率1.34%,拨备覆盖率332.86%;资本充足率13.59%,一级资本充足率10.99%,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10.98%。 

  对此,交银国际研报认为,重庆农商银行不良贷款率连续四个季度环比上升,在3季度环比升11个基点至1.34%,不良覆盖率在3季度环比下降6个百分点至333%。重庆农商银行不良贷款率的进一步上升和不良贷款覆盖率的下降显示该行的资产质量持续恶化。该行预计其资产质量压力将会持续。维持沽出和目标价3.70港元。 

  针对上述问题,中国经济网采访重庆农商银行董秘办,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重庆农商银行或成首家A+H上市农商行 

  重庆农商银行的前身为重庆市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及重庆市辖区内39个区县行社,后通过改制重组,2008年6月29日正式挂牌开业,成为继上海、北京之后全国第三家省级农村商业银行。  

  2010年12月16日,该行成功在香港联交所H股上市,成为全国首家上市农村商业银行、首家境外上市地方银行、西部首家上市银行。 

  截至2018年6月30日,重庆农商银行下辖5家分行、37家一级支行,共1777个营业机构,并发起设立1家金融租赁公司、12家村镇银行,服务网络覆盖重庆全部行政区县。其中重庆主城设有313个机构,重庆县域设有1462个机构,重庆市外设有2个机构。该行资产总额为9081.97亿元、负债总额为8407.96亿元、净资产为674.02亿元。 

  2016年4月29日,重庆农商行首次发布公告称,将首次申请公开发行A股并在上交所上市。2016年9月21日,银监会正式批复同意重庆农商行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申请,并确定发行规模为不超过13.57亿股。 

  今年1月5日晚间,中国证监会官网披露了重庆农商银行拟回归A股的IPO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根据申报稿,重庆农商银行回A拟发行13.57亿股股份,拟发行股份占发行后总股本的11.95%,上市保荐机构为中金公司。 

  若顺利回归A股,重庆农商银行将成为首家“A+H”股上市的农商行。 

  补充资本充足率是关键 

  据《中国经营报》,重庆农商银行在招股书中强调,本次发行募集资金将补充核心一级资本,有效提升资本充足率,更好地满足日趋严格的监管标准,提高本行的抗风险能力,支持本行业务持续增长。 

  从资本充足率指标看,近年来重庆农商行资本充足率较为平稳。招股书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该行资本充足率持续上升,截至2018年6月末为13.21%;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总体也呈上升趋势,截至今年6月末分别为10.61%和10.60%。 

  中诚信国际在《重庆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主体与相关债项2018年跟踪评级报告》(以下简称《评级报告》)中指出,未来随着业务规模的迅速扩大和网点的扩张,该行仍须持续拓展长期融资来源,多渠道补充资本以满足业务不断发展的需要。 

  据《每日经济新闻》,为了缓解资本压力,重庆农商银行在2016年发行了40亿元二级资本债。2017年9月,重庆农商银行7亿股定增内资股方案获批并交割完成,所筹集的资金用于补充一级资本。 

  贵州省金融研究院副院长邹晓峰表示,重庆农商银行登陆A股市场有利于提升其整体市值,以及内资股股东获利兑现,但最重要的还是有利于吸收更多股本,增加资本金,进而提升其资本充足率。 

  第一大股东为重庆渝富 最大贷款客户是第四大股东隆鑫控股 

  截至2018年8月31日,重庆农商银行前十名股东分别为重庆渝富、重庆城投、交旅集团、隆鑫控股、重庆财信企业集团有限公司、BlackRock, Inc、北京九鼎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厦门市高鑫泓股权投资有限公司、Fosun International Limited、BlackRock Global Funds;持股比例分别为9.98%、7.87%、5.89%、5.70%、4.43%、3.59%、3.00%、2.00%、1.76%、1.76%。该行无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股份质押及冻结方面,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8月31日,该行有36名内资股股东合计质押该行股份14.33亿股,占总股本的14.3314%;该行52名内资股股东合计被司法冻结的股份数为1.05亿股,占总股本的1.0510%。 

  证监会反馈意见中提出,“重庆渝富除投资重庆农商行外,还投资重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持有其13.02%的股份。上述情况是否构成同业竞争,请保荐机构、发行人律师发表核查意见” 。 

  据新京报报道,重庆农商银行持股比例超过5%的仅有四家企业,其中前三家均为国有独资企业,实控人均为重庆市国资委,只有隆鑫控股为民营企业。隆鑫控股的股东包括隆鑫集团有限公司和涂建华,分别持股98%和2%,涂建华又持有隆鑫集团98%的股份,因此涂建华为隆鑫控股的实控人。 

  涂建华为重庆著名资本大鳄,曾于2003-2016年连续14年上榜新财富500富人榜。“隆鑫系”也是著名的金控集团,隆鑫控股为四家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包括两家A股上市公司隆鑫通用(4.240, 0.02,0.47%)丰华股份(9.590, -0.09, -0.93%),还有两家港股上市公司:渝商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控股齐合环保)、瀚华金控。除了是重庆农商银行的主要股东之外,隆鑫控股还通过瀚华金控参股重庆富民银行,瀚华金控为富民银行的发起人及第一大股东,目前持股30%。 

  隆鑫控股是重庆农商银行的第一大贷款客户,截至今年上半年末,隆鑫控股的贷款金额为50.78亿元,占该行发放贷款及垫款总额的1.40%,占资本净额比例为6.11%;而该行对第一大股东重庆渝富的贷款余额占贷款总额比例仅为0.80%。 

  在重庆农商银行从关联方取得的贷款利息收入中,隆鑫控股的金额也是最大的,2018年上半年重庆农商银行从隆鑫控股取得贷款利息收入1.335亿元,占对应期间贷款利息收入的比例为1.45%,该行第二大股东重庆城投的这一数据仅为0.78%。 

  两版招股书中的营业收入数据略有偏差 

  2017年12月26日报送的招股书显示,2015年、2016年重庆农商银行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17.43亿元、216.84亿元。2018年9月27日报送的招股书显示,2015年、2016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17.75亿元、217.05亿元。

重庆农商行闯关A股:年内不良率三级跳 逾期贷款59亿
重庆农商行闯关A股:年内不良率三级跳 逾期贷款59亿

  招股书显示,利息净收入是该行营业收入的最大组成部分。2018年1-6月、2017年、2016年和2015年,重庆农商银行利息净收入分别占该行营业收入总额的67.49%、89.63%、89.40%和92.61%。 

  重庆农商银行表示,2016年,该行利息净收入为194.05亿元,同比下降3.78%,2016年利息净收入减少主要原因是受国家“营改增”价税分离影响,同时净利差有所下降,致使净利息收入降低。 

  2018年1-6月,该行利息净收入占本行营业收入总额的比有所下降,主要是该行于2018年1月1日起执行新金融工具准则,债权投资的范围变化所致。  

  重庆农商银行发展显露疲态 收益能力下滑 

  据《投资时报》报道,重庆农商银行近年来发展已显露疲态。2018年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末,该行资产总额同比仅增长0.32%,而去年同期增速为6.51%;净利润增速为5.45%,而去年同期为10.18%;体现中间业务收入指标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出现下滑,下滑幅度扩大至3.54%。去年同期该项指标下滑幅度为1.94%。 

  在盈利能力指标方面,该行多项指标出现下滑。截至2018年6月末,其年化平均资产回报率下滑0.04%,加权平均股东权益回报率下滑1.67%,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占营业收入比率下滑1.69%,成本占收入比下滑最多,下滑幅度达3.52%。 

  成本支出方面,重庆农商行也迎来地方银行的普遍问题——揽存日益困难,资金成本上升,同时银行自身资金也不时出现局促局面,需要以高成本拆借。数据显示,2018年6月末,个人存款平均利息支出方面从1.72%上升到了1.8%,具体来看,上升多的主要是定期存款,活期存款同比从0.3%微升至0.31%;定期存款上升更明显,从2.25%上升到2.32%。 

  不仅存款紧张,拆借市场资金现在也比较“贵”,拆入资金成本大幅上升。2018年上半年,重庆农商行同业存放及拆入款项利息支出增幅达36.93%,从3.47%的成本率上升到4.33%成本率;卖出回购金融资产款项利息支出增加了0.03亿元。 

  2018上半年不良贷款“双升” 不良贷款额低于逾期贷款额   

  招股书显示,2014年末、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6月末,重庆农商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18.87亿元、26.29亿万、28.73亿元、33.01亿元、44.64亿元;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78%、0.98%、0.96%、0.98%、1.23%;逾期贷款分别为30.20亿元、49.01亿元、45.92亿元、50.03亿元、59.22亿元。 

重庆农商行闯关A股:年内不良率三级跳 逾期贷款59亿
重庆农商行闯关A股:年内不良率三级跳 逾期贷款59亿

  重庆农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在今年出现了较为明显的上升。截至今年6月30日,该行不良贷款率为1.23%,较2017年末的0.98%上升了0.25个百分点。2015-2017年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均维持在1%以下的稳定水平。 

  今年上半年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为44.64亿元,占到资本净额的5.4%,较2017年底增加11.63亿元,半年内不良贷款的增量为2016-2017一年间增量(4.28亿元)的接近三倍。 

  因不良贷款金额大增,2018年上半年,重庆农商银行资产减值损失30.81亿元,同比增加14.67亿元,增幅高达90.98%。 

  申万宏源(4.400, -0.04, -0.90%)研报指出,尽管重庆农商银行资产配置谨慎、拨备水平充分,但由于中西部地区经济企稳复苏不及预期,该行资产质量的改善速度慢于其他同业,这将导致拨备压力的上升和盈利能力的减弱。 

  重庆农商银行指出,2018年6月末该行不良贷款率较年初小幅上升,主要原因是该行面对复杂严峻的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信贷资产质量存在一定下迁压力,但该行通过进一步计提拨备,进一步加强对贷款的主动管理,加大不良贷款清收、处置、核销力度,确保信贷资产风险可控。 

  证监会反馈意见就该行不良贷款提出多个问题:披露2015年个人贷款不良贷款率大幅上升的原因及合理性,并披露2015年起公司贷款不良贷款率逐年上升的原因,分析是否与行业变动趋势一致;披露不良贷款率变动较大的行业企业变动较大的原因,并披露不良贷款率在不同行业间存在较大差异的原因;披露报告期各期末不良贷款额低于逾期贷款额的原因,披露逾期贷款未划分为不良贷款的依据,并披露报告期内对不良贷款的划分标准是否一致;补充披露保证贷款和抵押贷款不良贷款率变动较大的具体原因,并说明对不良贷款率较高的贷款的发放条件及风险控制情况。 

  重庆农商银行表示,部分逾期90天以上贷款未认定为不良贷款的主要原因有:部分贷款的债务人、担保人已与本行达成了一致的风险化解方案,风险分类纳入方案统一安排;部分贷款的逾期时间未达到本行五级分类标准中次级类、可疑类及损失类对逾期期限的要求。该行将持续关注上述借款人逾期贷款的处置进展,并及时调整其风险分类。 

  招股书显示, 2014年末、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6月末,重庆农商银行个人贷款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62%、1.45%、1.42%、1.09%、0.88%。截至2015年末,该行个人贷款的不良贷款率较2014年末有所上升,主要受宏观经济下行影响,个体工商户、小微企业主经营愈加困难,导致该行个人贷款不良率有所上升。 

  2014年末、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6月末,该行公司贷款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92%、0.74%、0.78%、0.96%、1.50%。重庆农商银行表示,2018年上半年,该行公司贷款的不良贷款率上升的原因是出现单户大额不良贷款和重庆地区经济增速明显放缓所致。 

  此外,截至2018年6月30日,该行小微企业不良贷款率为1.88%,高于全行整体不良贷款率水平。  

  5年收24张罚单,合计被罚531.8万元 

  重庆农商银行5年领24张罚单,合计被罚531.8万元。招股书显示,2014年1月1日至2018年9月21日,重庆农商银行因违反国内监管规定而被国内监管部门处罚共计24宗,开出罚单的部门包括当地银监局、央行分支机构、国家外汇管理局重庆外汇管理部、当地工商局等。 

  此外,重庆农商银行涉及法律诉讼数量较多。该行及分支机构、控股子公司作为原告且单笔争议标的金额在1000万元以上的尚未终结重大诉讼共计89件,涉诉金额合计为17.4亿元,主要为借款纠纷,大部分均形成不良贷款。 

  招股书显示,2014年重庆农商银行共收到2宗行政处罚。2月17日,因征信异议处理超期、违规查询、未履行不良信息告知义务,被罚款18万元。12月30日,因委托贷款收取的费率超过规定区间、违规收取费23.1万元,被罚款20万元。 

  2015年重庆农商银行收到行政处罚高达14宗。1月22日,因开立2户非临时机构临时存款账户未报经人行审批、3户人民币专用存款账户取现未经审批、办理国库集中支付业务先清算后支付,被罚款6万元。3月23日,因自2009年以来在办理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业务中,将应由其自身承担的抵押登记费用转嫁给消费者,构成欺诈消费者的行为,违法所得为4.45万元,被罚款8.90万元。4月29日,因在2012年8月至2015年1月期间办理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业务中,将应由其自身承担的抵押登记费用转嫁给消费者,违法所得12.23万元,被罚款24.46万元。5月4日,因在涉农贷款专项统计制度、房地产贷款专项统计制度、大中小型贷款专项统计制度、全科目报表统计存在违规情况;未在“待结算财政款项”科目下设置归集专户归集通过国库信息处理系统(TIPS) 经收的税款;征信业务存在多笔违规查询;反洗钱业务存在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被罚款28万元。6月4日,因未按规定对转口贸易交易单证与外汇收支的一致性进行合理审查、办理贸易付汇未按规定签注单证,被罚款25万元。6月9日,因将应由其自身承担的抵押登记费用转嫁给消费者,违法所得为4.82万元,被罚款9.8万元。6月18日,因在消费者贷款购房过程中向消费者转嫁房屋抵押登记费13.66万元,被罚款27.31万元。6月19日,因在消费者贷款购房过程中向消费者转嫁房屋抵押登记费5.4万元,构成欺诈消费者的行为,被罚款10.8万元。6月25日,因在消费者贷款购房过程中向消费者转嫁房屋抵押登记费31万元,被罚款62万元。6月26日,因在消费者贷款购房过程中向消费者转嫁房屋抵押登记费3.38万元,被罚款6.75万元。7月3日,因自2012年以来在办理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业务中,将应由其自身承担的抵押登记费用转嫁给消费者,违法所得11.87万元,被罚款23.74万元。7月14日,因在消费者贷款购房过程中向消费者转嫁房屋抵押登记费6.26万元,被罚款12.5万元。10月29日,因在消费者贷款购房过程中向消费者转嫁房屋抵押登记费12.5万元,被罚款25.01万元。12月11日,因未按规定报送客户备付金的存管或使用、未对支付机构违反规定的客户备付金的申请或指令予以拒绝,被罚款1万元。 

  2016年重庆农商银行收到1宗行政处罚。12月8日,因存在8户撤销银行账户未在撤销之日起2个工作日内向中国人民银行报告,被罚款5000元。 

  2017年重庆农商银行共收到2宗行政处罚。3月8日,因在办理经常项目资金收付时未对交易单证与外汇收支的一致性进行合理审查,被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23.28万元,并处90万元罚款。6月19日,因2014、2015、2016年少申报印花税433.02元,被罚款216.51元。 

  2018年重庆农商银行共收到5宗行政处罚。2月11日,因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规定履行可疑交易报告义务,被罚款26万元。2月11日,因未全面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照规定报送可疑交易报告,被罚款24万元。2月11日,因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规定报送大额交易报告,被罚款29万元。7月24日,因借贷资金借道建筑企业投向房地产,未充分履行检查、监督和持续监测义务,被罚款50万元。8月21日,因大中小型企业贷款专项统计和贷款分行业专项统计方面存在数据虚报、瞒报,被罚款3万元。 

  曾发生职员与外勾结合谋骗储户钱案 涉及金额超过8000万元 

  据中国网财经报道,重庆农商银行还曾发生一则职员与外勾结合谋骗储户钱的案件,涉及金额超过8000万元。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官网显示,被告人彭春、余群红,因利用其银行柜员的职务便利,违规转出储户存款,为他人谋取非法利益并收受财物,均犯挪用资金罪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分别获有期徒刑七年、十四年,其余六名被告人被判二至十二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据和讯报道,2012年3月16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对该起诈骗案进行宣判。法院审理认定,2009年9月,被告人曾隋华找到时为重庆农商行九龙坡区支行陈家坪分理处柜员的被告人刘燕琳,要求刘利用职务便利违规办理“一卡一折”将存款人账户中的资金挪出供其用于投资,刘同意。其后,刘燕琳利用职务便利,私自为何某某的活期存款账户另办理一张信用卡并设置密码,只将活期存折给何某某,截留其信用卡、身份证复印件交给曾隋华并告知信用卡密码。之后,曾隋华伙同刘燕琳冒用何某某的名义,从银行取走500万元存款。 

  2010年初,被告人熊世勇因欠款到期无法归还,即与被告人彭永清商量以支付高额利息为诱饵,并与彭春共谋利用彭负责经办开户的职务便利,采取偷换银行印鉴片的方式,将某蔬菜公司1000万元陆续转账或取现。事后,熊世勇送给彭春20万元好处费,给彭文钢10万元好处费。 

  2010年初,被告人彭永清通过被告人王勇等人认识了被告人刁丽和时为重庆农商行垫江支行营业部柜员的被告人余群红。之后彭与刁、余共谋通过“一卡一折”方式将储户存款转走。同年5月,彭永清通过白峰、董亚军、冯林等人,以支付高息为诱饵,先后诱使张某某、许某某、陈某、林某、曾某等7名存款人到指定的重庆农商行垫江支行开立活期存折账户。刁丽在彭永清的授意、安排下,通过亲自转账、取现、由他人转账和提供信用卡及密码的方式,将上述7名存款人共计6540万元全部转出。事后,彭永清获好处费86万元;刁丽获好处费116万元;余群红获好处费124万元,其余参与者分获10万至176万不等的好处费。 

  中国网财经还报道称,在2013年,重庆农商行还卷入了一则“骗贷案”,具体是原涪陵农信社李渡信用社主任龚志勇、原涪陵农信社义和信用社负责人戴理胜等9名原涪陵农信社员工被涪陵区法院以违法发放贷款罪判处五年六个月至六个月(缓刑一年)不等的刑罚,而骗贷的包工头韩金洪于2012年12月因骗取贷款罪获刑三年。在同一月份,另一位包工头张书强也因从当地信用社骗取贷款被宣判获刑八个月。据了解,涪陵农信社已于2008年6月重组改制为重庆农商行涪陵支行。一位外资银行信贷经理表示,在有些银行,通过个人顶名的方式将贷款放出是一种内部默认的放贷操作手段,主要目的还是为了给不合规的个人或企业放款,增加贷款量。 

  一位投行人士称:“虽然上述案件并未发生在报告期内,但其让重庆农商行的风险管理能力受到质疑,该行应该进一步完善风险管理体系。”

责任编辑:小龙
文章关键词:  不良贷款  庆农商银行
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经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华经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过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注明“来源:“http://www.huaxunnsw.com"华经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注明“来源:非“华经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为读者传递信息并非为了营利,也不代表华经网http://www.huaxunnsw.com的观点,只代表个人观点或其他网站的观点,对其是否真实性一律不负责,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联系客服给予处理。

更多相关搜索:

华经网推荐搜索:

  • 匿名
  •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华经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友情链接TAG标签RSS订阅
关于公司-网站简介-商务合作-人才招聘-使用协议-稿件投递-联系方法-网站地图
华经网版权所有
©2009-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