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理财 > 投资 >

新数网络带病IPO:前实控人疑代持 技术人员销售出身

2019-07-05 15:34 作者:小龙 来源:爱股票 浏览:

  来源:爱股票

  爱股票讯 近日,原新三板公司新数网络(834990,OC)提交了科创板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欲借道科创板登陆A股市场。但其最近两年业绩表现平平,营业收入连年下滑,盈利质量变低等问题或成为上市路上的绊脚石。而更令人疑惑的是,被新数网络称为财务投资者的潘悦然、周茂嫒在公司冲击IPO前夕蹊跷清仓式减持股份,且公司招股书存在披露部分信息和此前公司年报信息存在自相矛盾的现象。

  新数网络选取的上市标准为: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或者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按照新数网络在新三板最后一个交易日的收盘价和股本计算,新数网络在今年5月的市值只有3.06亿元。新数网络选择的上市标准,意味着该公司试图通过登录科创板而让自身市值暴涨至原来的3倍以上。与期待的市值暴涨不同的是,该公司最近两年的业绩平平且呈下降趋势。

  爱股票查阅了新数网络的科创板招股说明书、该公司在新三板挂牌时的公告与年报信息,我们对比发现该公司的信息披露多处存疑,有些股东行为明显不合常理。新数网络各个时期披露的内容还存在自相矛盾的情况,爱股票对该公司的信披质量表示关注。

  一、新数网络连年营收下降,严重依赖大客户

  新数网络由赵士璐、许栊、张翔出资,成立于2011年9月,主营业务是数据驱动的程序化广告业务及相关技术服务。利用分布式并行计算、机器学习、人工智能等技术对海量异构数据进行计算、分析和挖掘,并将由此产生的信息和知识应用于互联网精准营销领域。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于程序化广告业务。

  新数网络成立伊始,公司就马不停蹄的谋求“上市”发展。2012年,赵士璐、许栊、张翔先后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分别设立公司,并由英属维尔京群岛的公司出资设立一家香港公司,再由新设立香港公司控制新数网络的全部经营权。新数网络搭建红筹架构以谋求海外上市。2013年新数网络变更策略撤销红筹架构,并于2015 年 12 月 16 日起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即新三板)挂牌公开转让。

  2019 年 5 月 14 日起新数网络股票在新三板暂停转让,6月24日上交所受理其A 股上市申请。从上述进程看,新数网络在资本运作方面可谓不遗余力,这与公司经营情况的下滑形成鲜明对比。

  2016年-2018年,新数网络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6774.86万元、26690.85万元和23322.41万元,分别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2424.83万元、3370.45万元和2941.71万元。从财报看,新数网络营业收入连续2年下滑,且利润波动较大。

  考察资产负债表和现金流量表的数据,我们发现新数网络在营收下滑、业绩波动的情况下,与之相关的盈利质量正在变差。根据新数网络招股书,2016年-2018年新数网络的应收账款(含应收票据)分别为5973万元、6055万元和8035万元。在营业收入连年下降的情况下,与之对应的应收账款不断增加,显然说明公司的盈利质量在下滑。

  现金流量表的数据也印证了这一点。2016年-2018年新数网络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409万元、2102万元和312万元。我们从三个方面来看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首先,新数网络连续3年的经营性现金流均远小于与之对应的净利润数值;其次,我们从经营性现金流/净利润的比值看,2016年-2018年该比值分别为0.58、0.62和0.11,我们发现2018年该比值大幅下降;最后,新数网络2018年公司实现净利润2942万元,相较于2016年的净利2425有所回升,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新数网络当年取得的经营性现金流只有312万元,远小于2016年的1409万元。上面的每一方面都在说明,新数网络的盈利质量不佳且在不断恶化。

  那么公司的经营情况下降是否能够找到与之对应的行业因素呢,答案是肯定的。2018年,新数网络游戏行业客户受到游戏版号暂停审批的影响,导致公司程序化广告业务收入有所下降。2011年新数网络刚成立的时候,公司即以游戏广告为主;截至2018年公司第一大客户游族互娱和第二大客户趣游科技都是游戏公司,游戏版本号暂停审批给新数网络带来的挑战可能是持续的。

  除此之外,新数网络还存在客户和供应商较为集中的问题。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2018年,新数网络向前五大客户产生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6148.33万元、15534.81万元、14678.10万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60.31%、58.2%、62.94%。2016年-2018年新数网络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的金额分别为17702.09万元、14638.16万元、10988.11万元、分别占当期采购总金额的79.89%、73.26%、63%。

  此外新数网络的业绩对政府的税收优惠和补助也具有一定的依赖性。2016年-2018年,新数网络享受税收优惠金额分别为271.47万元、441.41万元、302.27万元,分别占利润总额的10.08%、12.01%、8.9%;享受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79.38万元、155.78万元、414.6万元,分别占利润总额的2.95%、4.24%、12.21%。

  二、研发费用率较低核心技术人员竟是销售出身

  新数网络欲冲击科创板,但其科研能力并不突出,原本仅为新三板中基础层(而非创新层)公司。2016年-2018年,新数网络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282.38万元、993.2万元和1138.55万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4.79%、3.72%、4.88%。

  从公司核心技术人员构成上,我们也不认为该公司是一家以创新为导向的公司。公司实际控制人赵士路在2003年创业之前始终担任的岗位是“销售经理”;董事许栊虽然为技术出身但只有大专学历;董事张翔10多年前在PPTV任职时,担任的也是“销售总监”;董事田云龙虽然担任过工程师,但是其只有高中学历且担任的管理职位为“客户经理”、“客户主管”或“运营主管”。在核心技术团队成员中,似乎程广磊先生和研发最搭边,本科学历的他曾在2009-2010年担任上海幸福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研发组长。

  但是当一个自称与“分布式并行计算、机器学习、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相关的公司,其核心技术人员最高学历为本科时,我们对公司的研发能力表示担心。我们不清楚上市公司为何将一些销售出身的董监高列为核心技术人员,但从核心技术人员的简历构成看,该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更像是拉广告而不是搞研发。

  冲击科创板前夜,前实控人蹊跷清仓减持疑似代持

  从历史看,该公司财报质量欠佳,在2015年时出现过“重大会计差错”。当时财报中,新数网络将收回期限大于一年的房租押金以及预付长期资产款项等非流动资产项目错误地记录在流动资产类的其他应收款和预付账款科目,导致公司高估流动资产并同时低估非流动资产88万元。与此同时,2015年新数网络还高估了营业收入和应付账款。此重大会计差错,直到2017年才在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的帮助下得到改正。

  但是新数网络并没有吸取这次财报出错的教训,爱股票查阅其在新三板上市时的年报、公告和新数网络冲击科创板递交的招股说明书发现,新数网络很多信息披露非常模糊,一些信息明显违背常识,同时招股书和此前披露的年报存在自相矛盾的现象。

  根据2018年年报,公司前7大股东信息如下图所示。其中赵士路、许栊和张翔是公司最原始成员,而山鹰投资和上海馨捷是投资公司,这些都很好理解。那么潘悦然和周茂嫒又是什么人呢?

新数网络带病IPO:前实控人疑代持 技术人员销售出身

  根据新数网络此前公告,潘悦然1983年5月出生,早期做过项目经理和工程师,自2014 年 7 月至2019年4月为自由职业,专注于股权投资,关注 TMT 和文创等投资方向。周茂媛的简历更是一篇空白。

新数网络带病IPO:前实控人疑代持 技术人员销售出身

  有趣的是,潘悦然不仅成了公司的大股东,一度还成了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或一致行动人。在一份在《公开转让说明书》中,新数网络称,2014 年 8 月 26 日,潘悦然、周茂嫒通过股权受让成为公司新股东,其中潘悦然分别从赵士路、许栊、张翔处分别受让 24.75%、4.95%、3.3%的股权,共计33%的股权。本次转让完成后,赵士路持有公司股份 34.5%,潘悦然持有公司股份 33%,分别为公司第一、第二大股东。2015 年 8 月 26 日,二人签署一致行动协议,约定在公司董事会及股东大会表决时均保持一致,且约定了如二人就公司经营管理存在意见分歧无法达成一致时,将以赵士路意见为准,以确保形成一致意见。根据该份公告,新数网络由赵士路和潘悦然共同控制。

  2017年4月26日新数网络发布更正公告称,鉴于赵士路持股更多且参与公司经营,为了更加严谨并符合公司的实际情况,重新认定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赵士路,潘悦然为其一致行动人。

  那么问题来了,赵士路和新数网络当初为何要引入这两位既不在上市公司供职,又没有其他资源、背景的人士作为公司的投资者呢?他们能给上市公司带来什么好处呢?按照常识,创业公司的老板本应该很珍惜股权才对。但是新数网络当初不仅引入了不任职、无资源、无背景的财务投资人,还让这位财务投资者一度成了大老板(实控人),这显然不符合常识。

  对于财务投资者潘悦然和周茂嫒来说,所投资的企业冲击科创板并且成功上市后将是千载难逢的退出机会,但是蹊跷的是,就在新数网络冲击科创板前夕,这两位原本捡到宝的投资者开始大笔减持。而到了今年5月20日,神秘人潘悦然和周茂嫒成功的退出了股东名单。

新数网络带病IPO:前实控人疑代持 技术人员销售出身

  我们无法理解潘悦然和周茂嫒的行为方式,潘悦然和周茂媛作为公司常年持股比例仅低于董事长的大股东的投资者(其中潘跃然还一度为公司实控人或者实控人一致行动人),本应对公司运营情况和资本运作情况非常了解。

  今年4月23日,当时持股占比为10%的潘悦然发布减持公告,拟通过盘后协议转让的方式减持公司总股本的0.73%,而两日后的4月25日,新数网络发布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公告,该次股东大会的首要议案便是冲击科创板。但是此后,潘悦然仍然选择继续减持;周茂嫒也在4月19日持股高达11.64%的情况下不断减持。神秘财务投资者潘悦然和周茂嫒成功于5月20日前退出10大股东名单。

  我们不仅要发问,周茂嫒和前实控人一致行动人潘悦然真的是一名股权投资者吗?在明知道新数网络要冲击科创板的情况下,他们将股权清仓式卖给了谁?这其中是否涉嫌代持或者利益输送呢?

新数网络带病IPO:前实控人疑代持 技术人员销售出身四、招股书涉嫌造假,凭空神秘消失的员工去哪儿了

  除了两位前大股东行为让人摸不到头脑外,新数网络过往年报和招股说明书之间还存在着自相矛盾的现象。

新数网络带病IPO:前实控人疑代持 技术人员销售出身

  根据招股说明书,新数网络2017年共有行政管理人员27人、研发人员26人、销售人员30人、运营维护人员18人,总数101人。

  根据2018年年报,新数网络2017年拥有行政管理人员27人、研发人员26人、销售人员31人、运营维护人员18人,总数102人。

新数网络带病IPO:前实控人疑代持 技术人员销售出身

  但根据2017年年报,新数网络2017年拥有管理人员4人、财务人员4人、营销人员51人、技术人员35人、其他人员8人。

新数网络带病IPO:前实控人疑代持 技术人员销售出身

  显而易见的,我们很想知道,新数网络2017年到底是拥有102名员工还是拥有101名员工,为什么2019年递交的招股说明书为新数网络2017年“裁”掉了一名员工呢?这位被“未来”裁掉的销售人员究竟是做什么工作的呢?

  这些迹象来看,新数网络冲击科创板IPO的道路或许并不平坦。

(责任编辑:小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