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健康 > 医疗 > 正文
日历查看

救护车带病危新生儿疾驰1600公里 争分夺秒挽救生命

2018-03-15 11:41来源:重庆晨报
文章摘要:浙大儿院的医生在为毛毛做手术。 浙大儿院供图 重庆救护车带着病危新生儿疾驰1600公里赶往杭州 18小时争分夺秒挽救生命 昨日下午,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里,出生不到一个月的毛毛安静地躺在保育箱里。两天前,病重的他差点离开人世
救护车带病危新生儿疾驰1600公里 争分夺秒挽救生命
浙大儿院的医生在为毛毛做手术。 浙大儿院供图
 

  重庆救护车带着病危新生儿疾驰1600公里赶往杭州

  18小时争分夺秒挽救生命

  昨日下午,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里,出生不到一个月的毛毛安静地躺在保育箱里。两天前,病重的他差点离开人世,重庆杭州距离1600公里,为了这个小生命,好心医护演绎了和时间赛跑、抢救病儿的故事。

  昨日,重庆晨报记者联系上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还原这一场渝杭联动的生命救援。

  新生儿小肠坏死

  医生微信朋友圈求助

  2月27日,毛毛在四川省南充市出生,在妈妈肚子里只待了33周+5天,他就迫不及待来到了这个世界。出生后的第3天,医院B超显示,孩子的消化道出了问题。

  因为南充当地医院无法对孩子进行医治,3月6日晚上,毛毛被送到重庆治疗,当晚进行手术。但手术医生告诉毛毛的家长,腹部切开探查后,发现孩子小肠全部坏死。

  “医生说,就算是亿万富翁也没得治。”医生的话让毛毛的奶奶难以接受,毛毛的爸爸直接瘫倒在地。最后,毛毛的家长签字同意结束手术,被切开的伤口又缝回去。

  家人带着毛毛又在重庆待了几日,继续寻找医治的希望,家里人都不想放弃。最终,绝望的家人带着孩子来到九龙坡区人民医院,并在这里接受临终关怀治疗,此时,毛毛肚子已经鼓胀得像一面小鼓。

  新生儿科医生朱兴旺见到孩子,了解病情后,他仍旧希望再努力看看,“只要有一点希望,我就不愿意轻易放弃。”

  九龙坡区人民医院不具备救治条件,3月11日晚上,朱兴旺将孩子的病情和相关检查图片发在了自己的朋友圈,“医疗圈求助,一个NEC早产儿,不知道是否有二次手术机会。

  晚上9点14分,信息发出,朱兴旺焦急等待着。11点,浙大儿院新生儿外科主任钭金法在微信上联系了他,“去年我们医院成功救治了一名类似案例。”朱兴旺和钭医生研究病情后,都觉得可以尝试转院,救治孩子的生命。

  咨询多种交通方式

  救护车安全系数最高

  从重庆到杭州,百度地图显示最短距离1603公里,飞行时间最短约4小时。朱兴旺先后咨询了高铁、民航和直升机,评估后认为救护车在安全系数上更有优势。

  3月12日凌晨2点多种,朱兴旺和护士万洪娇陪着转运箱里的毛毛,与毛毛的爷爷奶奶一起,坐上了医院的120急救车出发,驱车赶往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

  为了孩子的安全,救护车里有多功能除颤仪、心肺复苏机、心电监护仪、转运呼吸机、便携式电动吸引器这些专业的抢救设备,就像一个移动的ICU。“万一娃儿出现什么状况,我们可以及时处理。”

  路上,救护车的时速几乎都在120km以上,车上的人几乎都没合过眼。

  两位司机都是第一次开长途。他们从未到过杭州,全程都跟着手机导航走。两人每三四个小时换一次班,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尽量开得快一些。

  朱兴旺和万洪娇,时刻监控着毛毛的生命体征,观察毛毛输液液体的流量变化。每两个小时,两人配合着换一次尿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