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技 > 互联网 > 正文
日历查看

互联网战投时代:阿里换帅,巨头们的修罗场仍在继续

2019-06-21 15:20来源:创业邦
文章摘要:来源:创业邦 投资已成为影响互联网格局的重要力量,或许,互联网巨头们的战投时代已经到来。 文 |邓双琳 编辑 |曲琳 对巨头来说,战略发展部约等于未来的前景和想象力。 历经三十多年的高速增长,中国互联网行业低垂的果实还没有全部摘完,对于成长起来的互
互联网战投时代:阿里换帅,巨头们的修罗场仍在继续

  来源:创业邦

  投资已成为影响互联网格局的重要力量,或许,互联网“巨头”们的战投时代已经到来。

   | 邓双琳

  编辑 | 曲琳

  对巨头来说,战略发展部约等于未来的前景和想象力。

  历经三十多年的高速增长,中国互联网行业“低垂的果实”还没有全部摘完,对于成长起来的互联网巨头来说,投资是采摘“新生果实”的最好手段。它们以超前的战略眼光和雄厚的资金实力,投向大量新生企业,逐步向外扩张自己的边界,避免潜在颠覆者的威胁,构筑自身生态体系。

  如同蔡崇信之于阿里一般,刘炽平之于腾讯、马东敏之于百度,操盘手们不同的风格造就了BAT迥然不同的投资逻辑和节奏。而后起的小巨头们,小米、滴滴、美团、今日头条,为了防止自己被颠覆,也忙着踩风口、插旗子,凭借着各自的投资逻辑,杀入了互联网公司或出于防御或出于增长的战投修罗场中。

  独木不成林,或许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才忙着靠投资织出一张密集的网,将血液充盈地输送到每个细枝末节,巩固疆界。

  或许它们各自的投资策略,正是主导它们未来十年命运的关键所在。

  阿里:说一不二的老大哥,掌握绝对控制权

  代表案例:饿了么、小红书、高德地图、优酷土豆、UC优视、分众传媒等。

  前几日,阿里战投“换帅”的消息如同一块巨石投进池塘,在互联网圈和投资圈炸起了层层涟漪。

  2019年的618,阿里“操盘手”蔡崇信正式退居二线,CFO武卫兼任战投负责人,并向张勇汇报。

  这一幕“交接仪式”有些眼熟,事实上,这是武卫第二次接棒蔡崇信。2014年,阿里宣布原CFO蔡崇信将出任集团董事局执行副主席,负责集团战略投资,而其所担任的CFO职务正由武卫接任。

  作为“关键先生”,蔡崇信主导了阿里许多里程碑事件,1999年,帮助马云注册成立阿里巴巴;2000年,助攻马云,拿下软银的2000万美元,挺过熊市风暴;2005年,主导收购雅虎中国及雅虎对阿里巴巴的投资谈判,翻身坐稳中国第一大电子商务宝座。

  最初,阿里战投的定位是财务投资者。2013年是阿里从财务投资转向战略投资的关键之年,也就是在这一年,蔡崇信卸任CFO,出任集团董事局副主席,主要负责集团战略投资。

  蔡崇信热爱曲棍球这样激烈对抗的运动,而在其带领下的阿里投资部的投资风格也有源可溯——整体风格强势激进,高举高打,2018年至今,阿里共计投资75笔,涉及金额超5586亿元。

  从投资事件数看,2018年阿里投资次数最多的TOP5行业分别是企业服务、电商、汽车交通、金融,和人工智能。而从投资金额来看,阿里撒钱最多的行业则是餐饮业、文娱传媒、汽车交通、企业服务,和电商。从天使轮到VC/PE,甚至入股上市公司,阿里进行了全线布局。

  阿里形成“激进”的战投风格,并非无缘无故。

  当年阿里对不愿意接受战略投资的美团采取了财务投资,却在4年后失去控制权,美团拿下大众点评倒戈腾讯,这让蔡崇信一改先前主张,决心坚持走战投思路。在外界看来,阿里这几年投资手段强硬,要求被投公司配合阿里整体战略,掌握控制权,而阿里一旦决定投资,也会不遗余力的扶持被投公司。

  饿了么的例子足以体现阿里的投资风格。2016年4月13日,阿里宣布对饿了么第一笔12.5亿美金战略投资后,饿了么从底层的财务、HR系统到上层管理结构,都开始逐渐向“阿里式”改造,例如饿了么在当年底就开始从500强、阿里中供铁军等地方挖来管理层,全资收购后,这一动作更加明显,收购当天原阿里健康CEO王磊就宣布担任饿了么CEO,而此后多个阿里高管接连接管饿了么各业务部门,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则成了张勇的“新零售战略特别助理”。

  其他部分被阿里收购的项目,也经历过先少数股权投资、再被整体并购的命运。如2013年,阿里以2.94亿美元购入高德28%的股份,成为高德第一大股东,后一年,阿里便花费10.45亿美元完成对高德的并购。

  而阿里的投资标的,向来是能够补强母体业务的。从投资陌陌到退出陌陌建立钉钉就能明显看到阿里战投的风格转变:如果不能被阿里巴巴主导或者补强阿里,就会“解除关系”。在2018年9月18日,马云宣布传承计划一周后的阿里巴巴全球投资者大会上,蔡崇信就未来阿里的投资方向表示,阿里巴巴战略投资和并购本质上的目的是“为了给阿里带来长期的战略价值。”

  在这样的目的下,凡是能和“新零售”沾上边的新业态,能够为阿里零售商业帝国实现流量输入的新服务,阿里都阔绰出手,着重布局。因此,我们能看到,在2018年,阿里不仅投了诸如衣二三、垂衣、女神派等新业态电商,也投了今日头条、WPP、分众传媒等线上线下流量大手,对饿了么的收购也补齐了本地生活的短板。

  阿里布局如下棋。棋盘是基础,投资手段分进攻型和防守型两种,第一条路死守严防,不能让自己的棋子被拿走,第二条路联合围攻,吃掉最多的黑子,帮助阿里大赢全局。

  腾讯:靠投资补足短板,在流量的田野里尽情收割

  代表案例:滴滴、喜马拉雅、知乎、大众点评、拼多多等。

  腾讯是BAT三家中最“像”投资公司的。

  如果阿里有蔡崇信操盘,那么腾讯则有刘炽平掌舵,两位老对手带领着不同的投资班底,十年来在同一维度上采取不同拳法不断过招。

  如果说在投资上阿里流露出了控制欲,那么腾讯释放给外界的信号则是“友好协同”,马化腾在腾讯产业共赢基金成立初期就明确表示过,“纯粹的财务投资,我们不做。要做,就做源头。可以投资,但不要控股。”

  腾讯坚持全阶段覆盖,从种子轮到Pre-IPO到上市公司全线覆盖,以VC打法布局了各行业大量创业公司,甚至如同红杉一般买下赛道。在腾讯,投资和业务相对保持独立,且投资分散,各个领域都有所涉及。且腾讯在投资中极为重视财务回报,不追求控制权,大多只要10%~30%少数股权。

  这套拳法也并非一开始就形成,我们能看到,2011年几乎是腾讯投资风格转变的分水岭。

  前一年3Q大战后,腾讯进行大反思。在一次内部诊断会上,腾讯把“开放”定为大方向,聚焦“流量”和“资本”两点,其中“资本”的主张便是刘炽平提出。

  当年1月末,腾讯宣布成立腾讯产业共赢基金,改变投资风格,做到“有所为有所不为”:将自己不擅长的业务拆分,交给被投的兄弟企业来做,标志性的投资事件是2013年腾讯投资搜狗后,将自有搜索业务“搜搜”打包注入;2014年战略投资京东时,把腾讯电商交给了京东。对于一些有潜力的业务,腾讯也不再自己做,而是选择标的投资并购。

  此后,腾讯投资的速度一年比一年快,据公开数据,2014年腾讯投资了40家公司,而2018年,这一数字是93家,比起2014年已经翻了一倍有余。2018年腾讯投资次数最多的几个行业分别是文娱传媒、游戏、企业服务、金融、汽车交通;从投资金额来看,腾讯出资最多的行业则是:汽车交通、文娱传媒、游戏、体育健身。

  2019年1月,刘炽平在腾讯投资年会上对外披露,过去十年,腾讯投资了大概700多家公司。其中,63家为上市公司,市值或估值超过10亿美金的独角兽企业共有122家。它的触角也伸向了在线生活的方方面面:搜狗、大众点评、京东、拼多多、滴滴、同程艺龙、丁香园、蘑菇街蔚来汽车……腾讯通过投资,几乎与整个行业的每条赛道都建立了共同呼吸的命脉。

  腾讯还充当LP,并投资了几十家基金,其中不乏大名鼎鼎的头部基金:如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云锋基金、中信产业基金、经纬中国、晨兴资本、创新工场、高榕资本、金沙江创投、钟鼎创投等。这意味着,只要一家企业接受上述任何一家基金的投资,也间接与腾讯有关。

  如今,投资已经成为腾讯发展的核心之一。

  微信为腾讯建立了水平生态,而广泛投资成为腾讯连接各垂直生态的重要策略,微信能够如一台流量收割机一般尽情收割。也就是说,投资是腾讯做新业务或者进入新领域的一种方式,如同刘炽平所说,“投资给腾讯提供了很多向新领域扩张的机会和可能性。”

  百度:奋起直追,圈地AI

  代表案例:Uber、蔚来汽车、极米科技、禾赛科技、新潮传媒等。

  百度在过去几年的投资布局,相比腾讯和阿里巴巴,看起来慢人一步。

  以出行赛道为例,2013年的4月和5月,腾讯和阿里接连而至,分别对滴滴和快的进行了第一笔投资,而百度则在2014年末才宣布投资Uber。早前大手笔出资19亿美金收购91助手,更是被外界质疑“价格太贵”,2015年高位布局的O2O业务,也未能押宝成功。

  作为李彦宏最放心的人,“老板娘”马东敏于2017年年初,与陆奇一起空降百度管理层。对于这次回归,马东敏形容,是“危机感和使命感”促使她从“党外布尔什维克 ”转回一线。

  2016年年中开始,百度投资体系开始变革,2017年形成了百度内部的投资并购部,之后又陆续成立了独立投资机构百度风投与百度资本三个路径,形成百度投资“三叉戟”局面

  百度投资决策周期长的弊端也被马东敏大刀阔斧的改革——根据IT桔子数据,百度三叉戟体系2018年的投资事件数量达92件起,比2017年的两倍还多,创下历年新高。

  阿里与腾讯的投资风格极具特色,而百度则是一直在“绝对控制”与“流量+投资的联邦生态圈”二者之间试图摸索到一个平衡点。

  AI成了百度投资新的关键词。收起曾经赛道分散的打法,百度将投资方向聚焦于人工智能、出行和企业服务,同时开始布局海外投资,且多集中在B轮后体量较大的企业,例如D轮投资极米科技、云丁科技等。

  近几年,李彦宏给外界的感觉是“All in AI”。而百度的确不吝惜在人工智能方面的投资。

  百度2018年投资的项目标的大量集中在智能硬件、医疗健康、汽车交通、物联网、先进制造,乃至于农业等有明确人工智能落地场景的领域,其中智能硬件与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资数量均为10起,且公布出了明确金额的过亿元大额投资均占比一半以上。

  小米:上下游布局资本,不断扩张生态疆界

  代表案例:华米云米、御家汇、万魔、爱奇艺哔哩哔哩、九号机器人等。

  中国CVC投资越来越耀眼,而小米是其中值得深究的案例之一。

  2018年,小米的股价平平,反倒是在小米投资部的战略主导下以资本布局构建的庞大IoT生态链,成了当前小米财报中唯一抢眼的明星。

  小米在财报中指出,2018年以来,已有10家“小米系”的企业成功上市;截至一季度末,小米共投资超过270家公司,总账面价值290亿元,同比增长28.6%,一季度自处置投资录得税后净收益5.9亿元。另据统计,2018年小米以及雷军旗下顺为资本,累计共投资了134个项目。

  与BAT巨头不同,小米并不追求投资的广度和体量,而是围绕自家手机,构造封闭的生态系统,投资风格介于腾讯与阿里之间。

  梳理小米的投资逻辑,我们可以发现,被投企业的创始人和核心团队均与雷军本人、以及小米的管理团队有密切联系,这点符合雷军作风,中国投资界有一个公开的秘密,那就是雷军爱投熟人。

  另外,投的企业的业务涉及小米产业生态的上下游布局。这点与雷军做天使投资人时的投资风格不太相同,雷军投资方向多元,电商、医疗、硬件都看,如凡客诚品、好大夫、拉卡拉、长城会等。而小米是基于主营业务,在产业链上下游纵向投资,软硬件一同布局,构建一个巨大的生态。

  2013年底,雷军前瞻地看到了智能硬件和物联网的趋势,决定用小米的成功经验去复制100个小米——最初小米生态链从移动电源开始打造,紧接着扩散到智能家居,最后扩展到梳子、毛巾等生活用品,打造整个大生态圈。

  其中的逻辑是,以小米布局智能硬件为例,投资智能硬件公司,使其进入小米生态体系,最大限度地利用小米的资源。另外,围绕小米智能硬件做内容布局,2014年末,小米科技和顺为资本共同出手,出资18亿元人民币投资爱奇艺。

  小米其实在被投企业持股很低,大部分投资于目标公司持有股份不超过30%,但由于被投企业成为小米生态链的一环、依赖小米供应链和平台的能力,所以即使持股低,被投企业对小米的依赖性也很强。

  小米的双重持股值得一提——小米投资的公司均有顺为资本参股跟投,利用50%顺为基金财务投资持股+50%小米战略投资持股,保证被投公司上市后小米能够利用顺为基金从二级市场获得高回报。

  目前,小米系投资过的公司已超400家,覆盖智能硬件、生活消费用品、教育、游戏、社交、文娱、医疗、金融等各领域。其中上市公司不乏有爱奇艺、哔哩哔哩、华米、云米等明星企业,借着科创板的东风,石头科技、九号机器人也正在筹备上市。

  京东:多点开花,布局广泛,稳中求胜

  代表案例:饿了么、途牛、天天果园、易车、分期乐等。

  京东热衷广泛的投资布局,目光并不局限在电商,它也在寻觅下一个值得培育的巨头在哪里。

  目前京东已经分别在移动互联网、O2O、电商、垂直品类、大健康、金融等多个领域进行资本布局。从目前的投资版图来看,其意在围绕自身业务的各个垂直领域建立京东的“生态链”,形成一个以零售+零售基础设施服务为基础的格局。

  京东集团的资本主体有多个,京东及旗下京东金融、京东物流、京东云,京东金融旗下的千树资本都在参与投资。梳理来看,京东及京东金融对电子商务、金融、本地生活、企业服务和智能硬件领域较为关注,而京东物流则更关注自身业务相关领域,京东云关注云计算。千树资本在金东金融旗下,专注中国市场消费领域的早期投资,投资标的是天使轮到A+轮的初创公司。

  京东投资方向优先是围绕主业,比较倾向于和主业务板块形成互补或者更大合力的企业,比如易车、天天果园、金蝶等。分批投资,稳中求胜,对表现好的项目进行二次投资,例如途牛。同时,京东会利用投资项目来扶持自身的新业务,永辉超市则是一个典型例子,为了扶持2015年京东自有O2O产品“京东到家”,京东以43.1亿元投资永辉超市,联动线上线下,形成闭环。

  腾讯战略投资京东,而京东的很多投资也是和腾讯一起来操作的,比如易车、饿了么、分期乐,均是如此。

  京东在大健康上的投资布局也值得一提。2013年,京东开始自建京东医药后,便打开了医疗投资的大门,投资的医疗企业天使轮、Pre-A轮、A轮、B轮、C轮均有覆盖,做互联网检验的小鸟医疗、健康管理领域的郁金香运动、做电子处方的上药云健康等都是京东在医疗领域出手捕获的项目。这一系列的大健康布局,将有利于京东健康完善自己的生态体系。

  今日头条:自成拳法,靠投资航向海外

  代表案例:抖音、虎扑、快看漫画、半次元、musical.ly、石墨文档、Tower等。

  对今日头条来说,投资不仅是为了扩张疆土,更是为了破局突围。

  今日头条的战略投资启动较晚,2016年前后才开始大范围布局投资,但从这三年的成绩单来看,头条的投资逻辑清晰,在其他巨头们的“围剿”下阵脚丝毫不乱。版图基本围绕自身业务展开,从内容到社交,到销售体系,再到海外扩张,头条投资路径一目了然,多条源流汇聚到一点,形成自身文娱业务的“护城河”。

  内容上,短视频一直是今日头条的重要战略之一。除了旗下抖音和火山小视频,头条在2017年末主动出击,将海外短视频应用musical.ly全资收购,结束了双方的跨境战争。如今musical.ly已经与TikTok(抖音海外版)升级成一个全新的短视频平台,musical.ly已经被头条全身换血。

  除了短视频,头条在媒体内容上也有所布局。头条的基因是算法与技术,擅长内容分发而不是内容制作。如何填补这部分短板?头条的打法是靠“买买买”来弥补缺口。2016年3月,今日头条宣布成立2亿人民币规模的内容创业投资基金,同时启动旗下孵化空间“头条号创作空间”。机器之心、餐饮老板内参等媒体获得了今日头条的投资。不过这两年头条向内容平台与社区出手较多,投了快看漫画、半次元、虎扑等。

  出海,是今日头条的关键词,头条的国际化战略正在有条不紊的铺开。今日头条相继投资并购了印度新闻聚合平台Dailyhunt、美国移动短视频创作者社区Flipagram、主打东南亚市场的移动短视频AppVshow,还推出了自营海外版新闻平台Top Buzz。从投资的海外项目发展阶段来看,均属于成长期。

  今日头条本身是款To C的应用,但在To B领域它未雨绸缪地展开了布局:如团队协作工具Tower、在线编辑工具石墨文档、笔记应用幕布等。

  如此梳理,今日头条在投资方面虽起步晚,但也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与逻辑:围绕自身业务展开投资、爱好向成长期项目及竞品类项目出手,以自己的流量和技术扶植被投企业。

  这套打法或许可以让头条在BAT的“天罗地网”下加固根基,站稳跟脚。

  美团:出手谨慎,聚焦生活服务

  代表案例:摩拜、喜茶、幸福西饼、爱鲜蜂、别样红、餐行健等。

  美团的战投相对以上几家而言,似乎存在感并不高。大多数人只记得去年美团大手笔收购摩拜。

  但事实上,美团战投出手并不算少:出手节奏稳且有逻辑可寻,经过数年投资布局,美团已经形成从商家选址、引流、外卖配送、经营管理、供应链金融、影响推广等一整个餐饮生态体系,比如,美团战略投资酒店PMS服务商别样红,争夺供应链上游(酒店)的信息化资源。此外,还有社区便利店爱鲜蜂、校园生活平台宅米、餐饮垂直媒体餐饮老板内参、软件服务商餐行健等等。

  美团的战略与投资部成立于2014年,由曾做过腾讯产业共赢基金执行董事的陈少晖做操盘手。2017年,美团成立美团点评产业基金(后更名为“龙珠资本”),由陈少晖做CEO,曾任联想控股执行董事、天图资本合伙人的朱拥华做创始合伙人。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美团王兴、今日头条张一鸣等互联网新巨头作为LP与GP合伙人加入了源码资本,通过市场化的VC来加速布局。

  相较腾讯、阿里的广泛投资风格,美团的投资风格显得谨慎得多:出手节奏不算快、且投资体量较小,主要投资C轮及以前的项目,单个项目的投资金额大多在3000万人民币到1亿人民币不等。目前看来,美团的投资范围主要聚焦在生活服务,包括餐饮、零售、酒店旅游、休闲娱乐等,进行To B和To C的双向投资,意图是完善美团的本地生活生态。

  美团具有生活服务领域的天然数据优势,能够第一时间捕捉该领域成长较快的企业,同时,在开店选址、异地扩张、融资、流量、推广方面为被投企业输入资源,能够为这些创业公司节省大量成本,扶持其快速发展。

  这时不得不提喜茶。喜茶在2016年A轮融资后,再未引入新的投资者,但在和龙珠资本接触后,喜茶迅速在2018年敲定了龙珠资本的B轮投资。美团投喜茶的核心逻辑是想要和喜茶结合打造一个范本,开拓线下流量,而喜茶也正是看准了美团的线上流量扶持。

  王兴曾喊话,“美团希望未来每天能够服务10亿人次”。如今看来,美团正在利用投资,完善生活服务领域的毛细血管,逐步向这个目标发起进攻。

  滴滴:投出行、投海外,通过投资竞品赶超对手

  投资案例:ofo、小蓝单车、优步中国、Lyft、99Taxis、OYO等。

  滴滴不再只是一个独角兽,它正在成长为一个“投资巨头”,靠投资撕开海外市场一条裂缝。

  在投资并购方面,出行市场依然是滴滴的重头戏。收购快的和Uber以后,滴滴的脚步跨向了海外市场。柳青曾当众表示:“滴滴着眼于全球布局,国际化是我们的重要使命。滴滴将向中国以外的市场扩张,夺取全球份额。”

  为了牵制Uber,滴滴在2015年拿出1亿美元战略投资投向了美国市场占有率第二的打车应用Lyft,今年2月末,Lyft突然登陆纳斯达克上市,成功举起网约车上市的首面大旗。另外,滴滴出行还投资了东南亚地区的领先出行平台GrabTaxi,印度规模最大的移动出行平台OlaCabs,以及巴西最大的本地移动出行服务商99Taxis。目前,滴滴的跨境出行合作网络已触达北美、东南亚、南亚、南美1000多个城市超过60%的世界人口。

  2019年,滴滴的国际化版图又添新伙伴,印度住宿行业连锁公司OYO获得滴滴1亿美元投资。滴滴和OYO的渊源可以追溯到2017年,当时OYO利用滴滴的网约车平台进入中国市场,那句广告语如今再看很有意思,“和滴滴舒适地出行,和OYO舒适地待在一起”。

  国内出行领域,滴滴也投了诸如专注汽车后市场的明觉科技、汽车保养公司嗨修养车、主打电动汽车的时空电动、二手车交易服务平台人人车、车载智能货架魔急便等,完善出行上下游产业链。

  除了出行领域,滴滴还把触角伸向了到了金融、外卖、网络安全等多个领域。2015年末,滴滴战略投资饿了么,宣布将与饿了么在配送业务方面全面合作,但目前来看,这块业务上双方鲜有动作传出。

  后记:

  对于互联网企业而言,投资除了获取财务回报,也是通过被投企业学习新产业逻辑、把握新产业机会的手段,足够出色的战略投资能够将公司业务携持到新高度。

  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再到产业互联网,风口屡次变迁,以BAT三家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们暗自发誓要抓住下一次时代机遇,因此,他们从根据地出发,采用合纵连横的战投战术逐步向外扩建,构筑起一套可攻、可守的生态体系,在下一次浪潮袭来前疯狂跑马圈地。

  毕竟在时代浪潮逼近时,只有高筑城墙才能迎击浪潮之巅。

  二手信源参考:

  《战投之王:蔡崇信、刘炽平和刘德的精密战争》,朱思码迹

  《战投十年,腾讯投了700多家公司,阿里手握800亿美元资产,“二马”瓜分中国独角兽》 ,《财经》,管艺雯 房宫一柳

  IT桔子创投信息库

责任编辑:小龙
文章关键词:  投资策略  高德地图  小红书
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经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华经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过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注明“来源:“http://www.huaxunnsw.com"华经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注明“来源:非“华经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为读者传递信息并非为了营利,也不代表华经网http://www.huaxunnsw.com的观点,只代表个人观点或其他网站的观点,对其是否真实性一律不负责,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联系客服给予处理。

更多相关搜索:

华经网推荐搜索:

  • 匿名
  •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华经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友情链接TAG标签RSS订阅
关于公司-网站简介-商务合作-人才招聘-使用协议-稿件投递-联系方法-网站地图
华经网版权所有
©2009-2011